父母的田园生活

时间:2019-06-23 11:51:56 来源:威廉希尔中文网站在线

我的父母都已年过八旬,住在乡下。二老算不上精神矍铄,但身体还算康健。

父亲读过高小,曾经当过生产队的保管,也是当地有名的木匠。母亲只上过夜校,能识一些简单的字,但母亲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很有爱心,对子女十分温情。二老和土地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深爱着那片土地。

父亲在家门前栽了四棵李子树、两棵枇杷树,还种了几株甘蔗。这些都是为儿孙栽的,因为两位老人的牙齿已经掉了,不吃酸的和硬的。每到果子成熟的季节,他们会反复打电话催居住在城里的儿孙们回去摘,说风一吹,那果子掉在地上一堆一堆的,怪可惜。这就为老人找到了想孩子们回去看他们的最好理由。门前还栽了几丛粽粑叶,每年端午节,母亲就会亲手包粽子,然后几个子女每家分一些。那甘蔗呢,父亲便会留在春节期间砍下来叫孙子们啃。可惜现在的孩子很挑剔,说街上卖的甘蔗比外公种的甘蔗好吃得多,父亲的甘蔗只好扔在地上最后当柴烧。在屋的旁边,父亲还种了一些他到很远的地方找来的药材,什么“土人参”、治昏病的“昏药”、消肿的“酸萝卜”、无花果树等等。

二老从早到晚都忙个不停,在门前的地坝边栽几窝南瓜、丝瓜、苦瓜、黄瓜,再栽几窝四季豆。初夏季节,瓜架已经搭好,那绿绿的瓜藤爬到架上,中间开出几朵黄色的小花,煞是好看。再过些日子,那丝瓜、苦瓜、黄瓜一条条地从架上垂下来,像是挂的帘子。这着实比城市里高楼门前的石狮子抑或小区门口的保安亭看着舒服一百倍,难怪父母那么喜欢乡下。

屋后的竹林长得十分葱茏,父亲闲了总会去竹林里走走看看。若是夏天,父亲便拿着他用了几十年的长烟杆,独自一人坐在竹林里的阴凉处裹两支叶子烟,吧嗒吧嗒抽一阵子,再不紧不慢地走回家吃饭。他说,竹林里空气好,比街上的空调屋凉快得多。这让我想起了诗人王维的《竹里馆》,诗曰:“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真没有想到,读书不多的父亲还有大诗人的心境,想到这里,我不禁笑了:原来,父亲的生活是如此的诗情画意!

母亲每天记挂的就是摘菜、做饭、洗衣、扫地,还有喂鸡、喂鸭、捡蛋、喂狗、喂猫。闲了,母亲也会坐在屋门口,看着门前种的瓜果,看着鸡如何追逐觅食,看着猫与狗如何嬉戏玩耍,时不时与它们说两句话,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或者在家门前的堰塘边走走,看看那些钓鱼的人,看看水里的鸭子,看看对面塆里是否有老年人出来,然后再不紧不慢地走回家。比起城里那些打太极、打腰鼓、跳广场舞的老人,母亲的生活多了一些乡间的惬意。

二老也有吵嘴的时候。在我看来,他们的争吵就是一种默契的交流。父亲上年纪后耳朵就有些不好使了,母亲说小声了他听不见,母亲只得大声说,可父亲还是听不见,母亲就会生气地使脸色,可这一使脸色父亲一下子就意会了。他们配合得多么默契啊,我在旁边不由得咯咯地笑了起来。很多时候,我对父亲说话,父亲都不能意会,只有当母亲给他翻译,给他使脸色,他才会明白。每当父亲明白后就会发出呵呵的笑声,乐得就像一个孩子。

乡村生活就是这样的随意、自然,充满诗情画意。我的父母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安享晚年,愉快地度过生命中的每一天。(李小华)

编辑:李娟

延伸阅读